马斯洛心理学院(大众版)|用心理学引领人生

体验心理学智慧之美
力比多学院Libidos旗下网站

针对心理学的学科批评

2014-10-21 15:4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10| 评论: 0

      对研究的批评常常包括指责心理学是“软”科学。科学哲学家托马斯·库恩的1962批判中暗示心理学仍处在前范式形态,缺乏像成熟的化学、物理学那样的支撑性理论。

      由于心理学的一些领域依赖于问卷调查之类的研究方式,批评家们认为心理学不够客观。其它观点认为心理学家所研究的人格、思维、情绪不可能被直接测量,其结果不过是调查对象的主观报道罢了。

      另一些批评家则认为统计假说被误用。一些研究记录表明心理学家常常混淆统计的显著性差异与实践之间的关系;前者在实践上常常无关紧要。有时,辩论发生在心理学界内部,例如实验室研究人员与从事实践的临床医生之间的争执等。

实践
      有的观察者发现了某些理论与实践上的冲突——例如,一些临床实践没有理论支持。批评家们认为越来越多的心理培训课程没有足够的科学依据。一些质疑者认为,像“婴儿孤独症协助性沟通”;被用于记忆恢复的塑身锻炼;再生疗法等,虽然十分风行,但却令人怀疑,而且可能有害健康。

道德
      在今天的道德准则框架内,一些研究实验不允许进行。这些实验违反了美国心理学会道德准则(Ethics Code of the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加拿大涉及人类实验道德准则(the Canadian Code of Conduct for Research Involving Humans)、以及贝尔蒙报告。目前,道德准则规定,对非人类动物的研究只能在效益大于伤害的情况下进行。所以心理学家在动物实验中的研究方式不能用于人类。

      斯坦利·米尔格拉姆的米尔格伦实验使得参与者饱受折磨,挑战了科学实验的道德底线。实验研究参与对象会在多大程度上违背自己意愿执行规定行为。二十世纪70年代,哈里·哈洛在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利用猕猴进行了“绝望”实验,遭到谴责。实验利用动物来模拟抑郁症。哈洛设计出了一种“强暴架”,利用对母猕猴行为的干扰进行研究。1974年,美国文学评论家韦恩·布斯写道:“哈里·哈洛跟他同事几十年折磨着非人类灵长实验品,证明了我们都早已知道的——社交生物会因社交纽带的损害而被损害。”他写道哈洛对他研究的伦理道德没有任何评论。大学心理学院设有道德委员会,以保障研究对象的权益与尊重。心理研究员在进行实验之前必须获得准许,以保护人类参与对象或实验动物的权益。

研究误差
      1959年,统计学家西奥多·斯特林(Theodore Sterling)计算发现97%的心理实验支持了它们最初的假设,暗示了偏差存在的可能。与之类似,贾内尔(Fanelli, 2010)发现91.5%的精神/心理研究得到了证明,所得出的问题(阳性结果)是空间或地球科学的5倍大。贾内尔认为较“软”科学的研究人员就他们的意识与潜意识中的偏差缺乏束缚。

      2010年,一组研究人员公布了心理研究中的系统性实验对象偏差WEIRD ("西方地区、受过良好教育、工业化的、富有、民主的;"western, educated, industrialized, rich and democratic")。虽然全球范围内之后1/8的人属于WEIRD范畴,但实验人员称心理学60–90%的实验在WEIRD对象上进行。报告显示,在穆勒-里亚尔错觉上,WEIRD对象与部落对象的实验结论差异巨大。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