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洛心理学院(大众版)|用心理学引领人生

体验心理学智慧之美
力比多学院Libidos旗下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亲子关系 请允许孩子说谎

请允许孩子说谎

2016-10-17 09:33| 发布者: 春雨萧霞| 查看: 69| 评论: 0|来自: 女报杂志

    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多多少少会有那么一个阶段,他们的表现是爱“说谎”,爱“说大话”。如果成年人对此不了解,会感到很头痛,甚至担心孩子会一直这样下去,长成一个“爱说谎,爱说大话”的大人。

    生活中这样的成年人是存在的,这更加剧了一些家长的担心。这样的现象表明,在恰当的时候,对孩子进行恰当的引导是必要的。问题是:什么是恰当的时候?什么又是恰当的引导?一个很有趣的问题紧接而来:孩子为什么需要“说谎”?

    在继续讨论之前,我们先看一位妈妈的来信,万分感谢。这些真实的案例帮助我们共同学习。
 
 

    【读者来信】
 
    王崇老师您好!一直都特别爱看《生活》,尤其比较关注您对其她妈妈一些困惑的指点。我的女儿最近很让我焦虑,所以也想冒昧地请您指导一下。
    女儿今年五岁三个月,上幼儿园中班。孩子属于性格内向、胆小类型的。孩子皮肤很白很漂亮,带她出去有很多人都夸她皮肤白、漂亮,但是孩子回家后却不止一次地跟我说过想长得黑一点,不想这么漂亮。

    刚开始上幼儿园时,虽然有些不愿意,但是后来也是无奈地接受了。今年“六·一”儿童节前,老师忙着安排节目,小朋友们自己玩的时候,班里有个小朋友用剪刀把她的衣服剪破了,她没有告诉老师。回家后我发现了就问她,她跟我撒谎说告诉老师了,还编得挺圆乎,包括老师是怎么问的怎么批评的。我听着就觉得有点疑惑,就问她是告诉了哪个老师,孩子一会说是这个老师一会说是那个老师,我又问了两遍都没说实话,直到第二天早上去幼儿园的路上,我跟她说

    要问老师昨天的事情时,孩子就哭着跟我说让我不要与老师说,问原因也不说。到幼儿园问老师后,老师果然什么都不知道。我现在真的很着急孩子对老师的这种害怕。有时候想想,说她胆小吧,游乐园里冒险刺激的游乐设施她一点都不害怕,其他小朋友害怕的虫子她也不怕,都敢抓。

    孩子今年秋天我打算让她上“学前班”,想着马上要进入一个新的环境,我很迷茫,不知道该对孩子进行怎样的教导,恳请王老师在百忙之中对我的焦虑能给一些指导,谢谢!
 
 
    【王崇回复】
 
    我总结了一下,不知道是否是这位妈妈希望讨论的。一、如何帮助孩子不再胆小;二、如何处理孩子的“说谎”;三、如何面对在养育孩子过程中产生的焦虑。

    对胆小的孩子好奇

    大家知道,我住在上海,是上海《新闻晨报》星期日版“儿童中心”的主持人。由于与《生活》的机缘,得以在这里与大家见面。我很高兴认识大家,并且一起分享在养育孩子过程中的感受,共同寻求更好的解决方案。

    在那么多的方案或者说经验中,如果只能说一条的话,我会毫不迟疑地告诉大家:观察儿童。

    观察是一个成年人唯一而且有效的了解儿童的方法,观察越仔细,我们越有可能理解我们的孩子,我们也就越有可能明白,在他们所有行为的背后都隐藏着一个真实的感受。当我们有机会触碰到一个人真实的感受时,我们自然就知道如何处理和面对了。

    以这位可爱的,但似乎在妈妈或老师的眼里有些胆小的小女孩为例。

    (我们只能依据妈妈描述中的细节来设计可能的场景)

    场景一:当她被妈妈带到公共场合,时常要经历别人表扬她“啊,这个妹妹长得真漂亮啊,真白啊。”这个时候,小女孩会有哪些外在行为呢?她可能会躲起来,也可能走开,或者就站在原地。如果是在她很小的时候,当她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她或许都不太明白“漂亮”和“白”是什么意思?她看到的只是一些成年人夸张的动作,听到的是大声的说话。甚至,因为某些成人对自己行为认识不够,还有可能因为过度夸张的表情让女孩感到很害怕。这样的情况有没有可能在生活中发生呢?一个人在表达对你的欣赏时,因为过度夸张而显得有些丑陋。

    成年人因为知道类似“漂亮”、“白”这些词语的概念,尚可以将说话者所说的内容与他“滑稽”的表情分开来,对于一个幼小的女孩而言就显得相当困难了。

    我的孩子现在已经五岁多了,前两天他问我:妈妈,什么是骗人?你就知道,尽管我们的孩子已经可以与我们自由对话,但仍有很多在我们看来习以为常的概念,他们是不知道的。

    在他更小的时候,当他与小朋友发生矛盾时,有一次他非常生气地哭泣,并且大声地对他个小朋友说:你不可以这样,我要杀了你。我抱着他,陪伴他的哭泣,当他情绪平稳后,我问他:什么是杀呢?他告诉我,就是让那个小朋友到隔壁房间去。当然,我依然会继续观察,观察他会在什么情境中听到这个词。但至少我们知道,不同年龄的孩子,对很多语词的概念是不了解的。 他们更多是从说话者的语气和神态来把握。

    这样说明,我们或许了解,当这位可爱的小女孩外出时,不断地听到那样的表达会有什么样的感受了?

    其实她已经有很直接地表达了:她想长得黑点,不想这么漂亮。当她这样对妈妈表达的时候,她的感受是什么?或者说,她真正想说的是什么呢?

    她很烦,不想一再地被评论,不想总是成为他人无意的话题。她想离开,她想不被打扰地玩。她很害怕那些成年人。

    现在,妈妈会更理解她吗?会保护她吗?

    会帮助孩子表达吗?

    儿童在0-7岁前,更多是透过模仿身边成人的语言和行为来学习的。所以,如果爸爸妈妈希望孩子胆子大一些,更开放一些,这个时候是最好的教育时机。在这里,教育的真正含义是提供孩子可以模仿的典范。

    如果是妈妈在场,妈妈在观察到孩子的这些行为,并了解她的感受后,可以对表扬孩子的成年人温柔地说:我听到你那样说,我知道你很喜欢我的孩子,但我观察到她可能会觉得被评价了,有些不舒服。所以,谢谢你,就不再评论她了。

    爸爸妈妈们,你们可以试试吗?这很不容易,但是很值得做。我们的孩子就是透过我们的言语来学习表达,透过我们的行为感受到父母是可以保护他们的,这是他们安全感的来源。当孩子感到安全时,他们会更大胆,更开放。最重要的是,他们通过观察我们的行为学习和模仿。在观察的过程中,他们自己会总结:原来可以这样做啊。

    最好的教育是让孩子体验,然后,让他们自己总结和模仿。

    孩子为什么需要“说谎”?

    如果大家仔细观察,你们就可以看到,在这篇文章里“说谎”和“说大话”都是打引号的。 那意思是说,当我们听到孩子表现得不太真实时,不要轻易地为他们贴标签。

    只是,我们依然可以对孩子“说谎”或者“爱说大话”感到好奇。同样,我们来看看这个小女孩。

    场景二:她的裙子被小朋友剪破了。这是在幼儿园里发生的事件,当这个事件发生后,她有什么感受呢?

    她有可能很生气,很难过,但是她不知道如何保护自己。她也有可能觉得还可以,因为到目前为止,我们还不知道究竟是小朋友自说自话剪的,还是她与小朋友一起觉得好玩剪的。但无论是哪一种,她都有一个共同的感受:害怕。

    她会害怕什么呢?如果她不知道如何保护自己,那么她有可能害怕,不知道如何请老师帮忙处理;她也有可能害怕,回家以后,如果妈妈知道了裙子被剪了,她要怎么说。

    我们来仔细地看看,有没有这种可能,她同时害怕老师和妈妈的询问:今年“六·一”儿童节前,老师忙着安排节目,小朋友们自己玩的时候,班里有个小朋友用剪刀把她的衣服剪破了,她没有告诉老师,回家后我发现了就问她,她跟我撒谎说告诉老师了。

    从这段描述来看,整个事件是妈妈由发现后询问孩子的,而不是孩子自己觉得很不高兴告诉妈妈的。因此,至少我们可以猜测,当妈妈询问时,孩子是有压力的,如果这个孩子足够聪明,她一定会说些“谎话”保护自己。当然,究竟是什么让这个孩子感到压力,我们还不得而知。

    所以,如果我们想让我们的谈话轻松些,并且看到这个过程中积极的部分,至少我们知道,这个小女孩是很聪明的。不知道我这样说,大家是否认同。
    这样的对话在日常生活中是非常常见的,在成年人中也是比比皆是。在上一代的父母关系中,如果丈夫想买一个礼物送给妻子,又担心妻子询问礼物的价格,以及对价格的评论,最终升级为究竟这么多钱从哪里来的,那可是真麻烦。于是,丈夫们将礼物的价格一降再降,降到妻子都觉得应该多买些送人。当然,我无意嘲笑如我一样的妻子们,我只是希望爸爸妈妈可以明白,当人面对压力的时候,很少有人会一致性地表达的。一致性的意思是,事实是什么,感受是什么,都非常真实地表达。

    感谢这位妈妈,希望你不要觉得我们再用你的案例评价你,你知道这一部分是很困难的,所以非常感谢你提供给大家的真实案例,我相信有很多家长会遇到同样的问题。在妈妈的来信里,当孩子遇到压力后,她会出现一连串的“说谎”反应。

    所以,我想告诉大家,如果我们在日常生活与孩子的对话遇到这样的情况时,或者当我们直觉到孩子在“说谎”时,它就像马路上遇到的红灯一样,提醒我们应该将这样的对话停止。孩子“说谎”是很重要的红灯信号,它提示我们:孩子已经感觉到对话的压力了。于是,我们也就很清楚了:是剪掉红色信号灯的线,还是在信号的提示下,停下来关注一下对话的双方。

    这个停顿是非常重要的。我们说到关注对话者,我们首先要关注的是我们自己,在那一刻问问自己:我怎么了?

    在这封长长的来信里,妈妈没有更多地谈论自己。我们往往很关注我们的孩子,忽略了自己。一方面,长此以往我们会觉得很孤单,很疲惫。另一方,我们也会让孩子感到压力,不知所措。

    这个案例中,我能感觉到妈妈在那一刻的对话中有些生气,尤其是当她直觉到孩子在“说谎”时,可能情绪表现得更直接一些。所以,停止来问问自己:我怎么了?是什么让我那么生气?这个事情真的那么严重吗?最糟糕的结果是什么,我可以接受吗?最最重要的问题是:我可以停下来陪伴我的情绪吗?

    我相信,如果我们可以这样询问自己,接下来的对话将会很不同。我们就可以创造更大的对话空间来询问孩子的感受:当小朋友把你的裙子剪坏了之后,你感觉怎么样?害怕吗?害怕什么呢……

    好好地与我们的小朋友对话,我们会感觉自己是一个美好的成年人,我们的孩子也会感觉到我们对他们的爱,感觉到这个世界是美的。

    在美国幼儿园给家长的备忘录中,有这么一条:别太指望我的诚实,我很容易因为害怕而撒谎。

    谢谢这位妈妈的分享。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