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洛心理学院(大众版)|用心理学引领人生

体验心理学智慧之美
力比多学院Libidos旗下网站

为何前任难忘怀?婚恋心理学家给出的失恋指南

2017-1-23 21:53| 发布者: 春雨萧霞| 查看: 78| 评论: 0|原作者: Grace Larson |来自: 果壳网


    (有猫出没/编译)很少有什么能像分手一样,令你的情感世界兵荒马乱。我的第一段长恋情结束时,一连几天醒来,我似乎都不记得自己和前任已经分手了。但这种错觉只会持续一到两秒,每当记忆袭来,我便会从往常舒适的满足感中突然重新被甩回冰冷痛苦的现实。

恋情刚刚结束时,你可能每天起床都不愿面对自己的人生。图片来源:电影《失恋33天》

    我对分手的反应,很多人也都体验过。分手不仅仅会让你难过,对年轻人而言,它是造成抑郁症临床表现最常见的危险因素之一。我对这个话题的理解不仅来自于个人经验:我是一名婚恋心理学家,今年是我在美国西北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第五年。除了探索人们如何从分手中走出来,我还研究人们如何开始并维持一段高质量的感情。

    经历第一次分手时,我正在亚利桑那大学监管一个艰巨的项目,对从惨痛的分手中恢复的年轻人进行跟踪调查。这项研究运用各种手段对他们的恢复过程进行测量:调查与访谈,以及心率监测和传感器,后者能让我们感知到参与者在想到分手时手心冒出的哪怕一丝丝汗意。截至项目结束时,共有两百多名大学生和社区成员向我讲述了他们的分手故事。

    从那时起,我就开始研究分手。我之所以会痴迷于此,某种程度上是因为分手对我们每个人会产生不同的影响,并且在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留下印记。在完全恢复以前,我们或许有时会在床上歇斯底里地抽泣,有时又感觉自己已经心如死灰;我们可能希望一周七天、一天24小时都有朋友陪伴在身旁,或者只想自己一个人待着;可能完全睡不着,或者根本不愿下床;可能渴望放任自己的欲望,或者变得性致全无。

    你甚至会想干脆抹除关于恋人的全部回忆。图片来源:电影《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

    如今,在我看来,这形形色色的反应无一不说明,分手会极大程度地波及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众所周知,与爱人分开意味着失去爱慕、亲密感和相互关怀的重要来源。但分手也会产生一系列更为微妙的影响:重塑自我身份认知,改变我们内在的生理节律,以及逼迫自己更新对未来的假设。

    此处提到的观点,是基于我和同事们的研究,我对他们的研究项目感到深深钦佩。事实上,我将向你们讲述我心目中关于分手的最酷、最有启发性和最有助益的研究,并教你们如何从分手中恢复过来。

    为何分手如此痛苦?

    它改变了我们看待自己的方式

    爱情中最幸福的部分莫过于,你和对方可以亲密到仿佛快要变成一个人了。研究表明,随着关系进展,在若干不同方面,情侣之间的心理界限会变得模糊。
    
    每一次深夜里的互诉衷肠,每一次解锁城市新地图的约会,都是伴侣们分享和交换个性、技能和观点的机会,他们就像是减数分裂期的染色体。也许她会爱上他年少时居住的宁静俄亥俄小镇;也许目睹她带回家的无数瓶葡萄酒后,他现在已经能分辨出malbec和zinfandel的区别。伴侣们的感情越深厚,他们的确会越倾向于从“我们”的角度去思考问题——什么对我们来说是最好的,我们想要什么,我们的未来会怎样。

    同逛家居商场畅想未来,在恋爱时让人心动,失恋时回忆起来却会格外难过。图片来源:电影《和莎莫的500天》

    这个过程令人激动又满足。然而,逆向体验它,会让人迷失又痛苦。一段感情终结时,你会开始质疑对自己的认知(“我真的热爱举铁吗?还是只是为了取悦他?”)。

    维拉诺瓦大学(Villanova University)心理学教授艾丽卡•斯洛特(Erica Slotter)和同事们的研究表明,这种不确定性会造成心理上的压力。斯洛特和她的团队用六个月的时间跟踪调查了69名大一新生的恋情,每隔两周会询问一次他们的感情状况,以及他们是否对自己有清晰的认知。当斯洛特分析在六个月内分手的26名学生的测试结果时,她发现,他们对自我认知的清晰程度在刚刚分手后的测试中骤降。而且,他们的测试分数在后来的几周里持续下降——并且,他们对自我身份的认知越模糊,就越容易表现出抑郁的迹象。

    它改变了我们的生理节奏

    由于我们对伴侣产生依恋,他或她会对我们的想法、感受甚至生理机能产生强大的影响。亚利桑那大学的临床心理学教授斯巴拉(David Sbarra,他也是我之前所在实验室的负责人)和他的科研伙伴,康奈尔大学的人类发展学教授哈赞(Cindy Hazan)一致认为,亲密的伴侣关系能帮助我们的生理系统保持平衡:它能让我们从紧张不安中平静下来,从怠惰低落中恢复活力,帮我们设置日常生活的节奏(比如在该用餐或休息的时候发出讯号)。事实上,除了令人心生爱慕,伴侣还能起到闹钟、起搏器和安全毯的作用。无论一段恋情是美好还是糟糕,伴侣都会从生理上和心理上深深受到对方的影响。

    因此,分手对双方都是沉重的打击,就像突然禁止每天早晨满眼血丝的咖啡因成瘾者喝咖啡。斯巴拉和哈赞指出,经历分手的成年人表现出很多生理失调的症状,如果我们把婴儿与哺育者分开,他们也会表现出相同的症状:生理性焦虑、睡眠失调、食欲不振等。

    令人震惊的是,如果你禁止一个人接触自然光线,进而干扰其昼夜节律,这个人的身上也会出现非常相似的症状。所以,如果你因为分手而难过不已,在午夜辗转难眠,这很可能不只是因为难过,而是因为你的伴侣也许已经成为了你内在生理节律正常运转的条件之一。

    这种生理上的紊乱不仅仅是难过而已,还可能会造成健康问题。想到痛苦的分手经历,人们会表现出遭受压力的迹象,比如心跳加速和血压升高。如果让身体长期处于这种高损耗的状态,会对健康造成真正的影响。事实上,离婚后没有再婚的人,英年早逝的风险更高。

    感情越忠诚,分手越艰难

    一段感情中,忠诚是宝贵的。它驱使伴侣关爱彼此,促使他们原谅对方和牺牲自我,并且提供安全感。忠诚不只是想要和心爱的人黏在一起,而是感觉自己深爱着对方,并且自动将对方放进你对未来的设想中。

    然而,忠诚也意味着风险。高度忠诚于彼此的伴侣分手的可能性很低,但一旦分手,这对他们的情绪造成的影响也会相当严重。虽然一段感情的长短和幸福程度并不一定会影响其分手的可怕程度,但如果伴侣对彼此做出明确的承诺,例如同居或计划结婚,他们在分手后对生活的满意度的确会陡然下降。

    正如放弃你的某些身份是痛苦的,放弃你对未来的计划也是痛苦的。如果你设想你会与某个人共度余生……好吧,分手可能意味着突然被迫放弃很多事:几个出国旅行的方案,若干未来家庭度假的计划,也许甚至包括给想象中的下一代提前取好的名字。这种大规模的心理修正会令人困惑,筋疲力尽,感到难以完成。

    婚礼时叫错新娘的名字,可能正是由于和前任在一起时曾对未来做过类似的设想。图片来源:美剧《老友记》

    我们该如何应对?

    允许自己愤怒

    分手基本上不会只触发一种情绪。如果是被迫分手,你很可能会伤心不已,因为你失去了你所珍视的东西——但由于分手很少是不可挽回的,你也许还会抱有希望,想知道是否有什么方法能修复你与前任之前的感情裂痕。你也许会因为对令你痛苦的现状毫无掌控而感到沮丧,但也因为明确地知道是谁该为你的痛苦负责而感到愤怒。当然,你也许仍对前任存有爱与渴望。

    大多数人一定想尽快从分手造成的任何一种糟糕情绪中走出来。可反直觉的是,实现它的最佳途径也许是拥抱你的愤怒,而不是任由自己继续陷在温情与喜爱的甜蜜痛苦中。

    一项试验对年轻人失恋后一个月里的感受进行了密切追踪,研究者发现,每当参与者报告他们对前任产生了极其强烈的爱意后,第二天他们往往会更难过。相反,如果参与者表示他们感受到异常的愤怒,这就意味着随后他们的痛苦与爱意都会降低。这种规律在最终大抵恢复的参与者中表现得尤其明显,研究者推测,情绪起伏可能真的会防止我们被困在痛苦与渴望的死循环里。

    想清楚,说出来

    面对分手,一个完全合理的反应是尽量避免去想它。大多数人不想重复分手的细节,他们当然也不会愿意跟陌生人讲这些。

    最近我与同事们在亚利桑那大学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这种听起来让人不太舒服的场景可能真的能使人放松下来。我们招募了210名在过去六个月内与前任分手的年轻人,他们尚未从分手的痛苦中走出来。我们要求其中一半的人来实验室接受轻松的测试:九周里,他们只用来两次,每次花半小时答完一份关于他们的恢复过程的问卷。

    我们要求其余参与者为我们腾出远远更多的时间,在同样的九周里,他们会来四次实验室。实验内容也更深入,每次持续一小时或更久,包括访谈和问卷上方的生理指标评估(比如监测心率和血压)。

    当我们比较两组最终问卷上的分数时,我们发现,恢复程度被高频监测的参与者,会明确地表现出某种类型的恢复方式:他们对自己的身份有了更为明确的认知。他们更倾向于认同这样的说法:“我重新找回了自我”。在讨论分手时,他们甚至更多地说“我”,而不是“我们”。这种分手后对自我身份的更为明确的认知,也表明他们不再像刚刚分手时感到那么孤独与悲伤了。(果壳网曾介绍过这项研究:如何走出失恋阴影?反复回味!)

    虽然大多数人并不能在分手后参与一个科研项目,但我们认为,这个项目中的某些方面,是可以在家复制的。

    多次来实验室接受测试的好处,也许在于对你的“分手故事”进行多次演练——但前提是,你所处的场景会鼓励你以分析的方式思考你的经历,而不是沉湎于痛苦。因此,如果你正因分手而难过,不论你选择自己消化,还是向朋友或咨询师倾诉,也许最好让自己的想法保持条理,而不是在脑中不停重复令你痛苦的场景。

图片来源:电影《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

    也许听起来很奇怪,你甚至可能愿意去设想你的整个分手故事在旁观者眼里会是怎样的。伯克利的科研人员们发现,这种所谓“抽离”自我的技巧,能够帮助人们从被拒等沮丧的遭遇中恢复过来。

    重复填写一系列的问卷,能让参与者们记录下自己的恢复过程。虽然每晚仍然会为前任翻来覆去几小时才能入眠,但想起几周前还每晚毫无困意,你也许会感到些许安慰。你可以为恢复过程中的关键性指标记下日记——睡眠、情绪、对前任的思念程度,诸如此类——它能帮你发现自己的进步。你也许甚至想要找到一个可以相信的人,朋友、家人或心理治疗师,让他们对你进行评估,他们如果看到你进步的迹象,会提示你。

    有策略地避开前任

    想要与前任保持联系的冲动可能很强烈。大约有一半人试图和前任做朋友,九成年轻人会以某种方式关注前任的动静(包括在网上关注他们)。

    如果你屈服于这种冲动,请记得这样做也许会付出代价。当看到前任时,人们往往会感到更难过(这一点也不有趣!),而且还会更爱前任(这可能会很有趣,但对你从分手中恢复过来毫无助益)。甚至连网上聊聊天也是有害的:在Facebook上窥视前任会导致悲伤和思念,并不会帮你实现个人成长。

    不过,以下这点提醒也很重要。亚利桑那大学的曼森(Ashley Mason)和她的科研伙伴们发现,如果你已经真正接受了分手的现实,那么此时联系上前任,可能会让你感觉更好。(当然,这种联系必须和性无关——抱歉,让你失望了!)他们之所以会提出这点提醒,是因为真正从分手中恢复过来的人不再依靠前任的抚慰和支持,看到前任也不会渴望发生亲密关系,然后失望而去。相反,这些人能享受与前任的友谊带来的快乐。

    另一方面,对于还未接受分手现实的人来说,和前任发生性行为其实能缓解他们的悲伤。因为这些人仍希望获得上一段感情中的亲密感与安全感,从纯友谊的角度去看待你的前任,可能会引起你渴望与前任亲昵的欲望,但你的欲望并不能完全得到满足。研究者们推测,与前任真正发生亲密接触,能让人们真正感受到他们与前任之间的亲密关系,这(至少暂时)能缓解欲望,减轻痛苦。

    你最终会走出来的

    即便掌握了一切技巧和妙招,分手可能还是会让你痛苦。但以下几条理由可以让你保持乐观。

    首先,悲伤通常消失得比你想的要早。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心理学副教授伊斯特维克(Paul Eastwick)和西北大学心理学与管理系教授芬克(Eli Finke)共同发现,当他们要求人们估计自己与伴侣分开后的悲伤程度时,人们所预测的崩溃程度远高于后来分手时真正的感受。事实上,人们在刚刚分手后感到的痛苦,与他们所预测的在分手两个半月后的痛苦程度相当。

    分手既可以是痛苦的来源,也可以是成长的机会。反思分手的过程中,我们通常会意识到我们作为人、作为伴侣,该如何做得更好。我们也许会摸索出自己身份中曾经被忽视的部分,因为它们与曾经的伴侣个性不太契合。我们甚至会发现,想要完成目标突然容易了很多:如果伴侣曾经对你追求成功的努力毫无助益,那么,分手后的你可能会加速成功的步伐。

    错过了Summer固然可惜,但请相信,Autumn很快就会出现,美好的恋情终将再次来临。图片来源:《和莎莫的500天》

    请对自己心怀怜悯:即便分手是正确的决定,想要断绝两个人复杂交织在一起的生活和思想,也绝非易事。但如果你是幸运的,就可以对自己是谁以及自己想成为谁,有一个更加清晰的认识,因为你现在是一个人了,只能靠自己。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