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洛心理学院(大众版)|用心理学引领人生

体验心理学智慧之美
力比多学院Libidos旗下网站

亲爱的,我能做你的后盾吗?──依附理论系列(七)

2017-2-27 16:01| 发布者: 春雨萧霞| 查看: 65| 评论: 0|来自: 泛科学

    每一段爱情,或许都是我们重新定义自我的过程。

    随着两个人从初识到越走越近,我们渐渐地会发现,自己似乎开始喜欢上了对方喜欢的东西,开始替对方着想,甚至,有些本来我们讨厌的事情,也因此而渐渐地模糊了起来。

    我们有时候会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失去了自己,有时候又会觉得这样子的调整是好的。爱情本来就得把一部份的自己交给对方,这中间的矛盾与模糊,让我们学着重新认识自己,学着用更有弹性的角度来看待一些从未想过的事情

    我们越来越像了:感情中的同步化行为

图/pixabay, cc0

    过去的研究发现,安全型依附的人比较会透过调整自己的内在层面来配合伴侣,即使这些调整可能会对自己造成一些负面的影响(negative self-synchronization),他们依然会这么做[1]。安全型的人在和低自尊的伴侣互动时,比起和高自尊的伴侣互动,更有可能降低自己的自尊,来和对方达成连结感,但是不安全型的人就比较不会做出这样的调整。

    这件事情有可能正反映了,安全型依附的人比较不会认为配合对方是一种牺牲自己、让自己变得很糟糕的方式,而是同理对方、和对方产生紧密连结的方式;但对于不安全型依附者来说,如同前面文章所提到的,他们对于自己的看法较为负面,为了要保护好自己脆弱的自尊,因此不会做出这样的调整。同样的,透过实验操弄触发安全感,也会增加这种行为出现的比例,触发不安全感则会得到相反的结果。

    除了保护好自己脆弱的自尊之外,不安全依附不会产生降低自尊的同步化,可能还有其他的原因:就逃避型依附者来说,由于他们不喜欢和他人过于亲近,因此比较不知道伴侣的情感生活,也对伴侣的亲密想法以及感觉没兴趣,因此比较不会透过同步化的方式来和对方产生连结;而焦虑型依附的人呢?就如前一篇文章里所提到的一般,他们关注自己需求胜过于关注对方的需求,因此他们也比较不会调整自己的行为来做出这样的连结。

    对于伴侣烦恼的响应

图/pixabay, cc0

    除了调整内在层面与伴侣产生链接之外,在伴侣有所需要时,能够提供安全感的支持也是很重要的关键。

    过去的研究发现,安全型的人比起焦虑型和逃避型的人,更能在伴侣心里苦的时候,敏感的对他做出回应。不论是情侣每日纪录彼此互动过程的研究[8],或是实验室当中的操弄研究,都得到了相似的结果。

    例如操弄恋爱中的女生去做一个充满压力的实验时,安全型男生比较容易注意到女友的担忧,并提供了较多情绪支持与言语支持,逃避型的伴侣则提供了较少的支持;另一个研究当中,研究者录下了伴侣倾吐心事的过程,结果发现,越是安全型的伴侣,比起越是焦虑型的伴侣,越能给予另一半支持与正向回应。

    逃避型的人比较少给伴侣提供支持,或许是一件很容易理解的事情;但是焦虑型的人呢?她们不是很渴望和伴侣产生连结吗?没错,焦虑型的人确实会做出一些和伴侣产生连结的事情,她们很关注在伴侣的问题之上,但是「太」关注了。

    不知道你有没有遇过这样的伴侣?在你向他抱怨事情的时候,他总是试图要帮你解决问题,甚至直接把你的事情抢过来做,跑去打电会给你的教授说要他对妳照顾一点,不要给你那么多的压力等等,到头来反而使得事情变得更为复杂。没错,焦虑型的人比较容易强迫性地照顾伴侣、过分投注在伴侣的问题之上,没能解决伴侣手上的问题,反而给伴侣制造了更多的问题。

    但是,如果自己已经在课业或是工作上很忙,要如何分神关心伴侣呢?过去研究发现,不论是原本就处于一段安全型关系的人(心理学术语称之为倾向性属于安全型的人,dispositional),或是透过实验触发操弄出安全感的人(脉络性处发出安全感的人,contextual),他们都比较能够在伴侣诉说自己的困扰时,提供较有效率的关怀。有一个实验甚至发现,即便在他们感到很累的时候,依然能够克服自己的疲倦,回过头来倾听与关怀他们的伴侣。

    实验者采取随机分派的方式,将伴侣分成照顾者(care-giver)与寻求照顾者(care-seeker)。接着,寻求照顾者留在实验室内写下想要讨论的议题,照顾者则到另一个房间做色字测验(stroop task,注3),藉此消耗他们的脑力。在色字测验当中,实验者会加入一些和安全感有关或无关的词汇,例如受试者伴侣的名子,或是一些陌生人的名子。

    做完测验之后,照顾者回到实验室内,花十分钟和寻求照顾者讨论刚刚写下的议题。结果发现,本来就属于安全型的人,或是因为刚刚「在实验材料中接触到伴侣名字」而被触发安全感的人,会对于寻求照顾者给予较多的回应与支持。

    由此可知,无论是本来就偏向安全型依附的人,或是受到触发而产生安全感的人,都能够克服心智上的疲累,给予伴侣适当的照顾。总而言之,安全感触发使得逃避依附者不再那么的逃避、也使焦虑型依附者克服心智疲累,用较为支持与响应的方式同理他们的伴侣。


    做你最坚强的后盾

    如何和伴侣产生连结,还有一个重要的基础──安全堡垒(secure base)。还记得我曾经在第一篇文章当中提到,小孩会以母亲作为安全堡垒,开始探索四周的环境吗?有一篇针对成人伴侣依附的研究[13],也探讨了安全堡垒的问题:当伴侣想要扩展自己的视野时,或是当他/她需要被帮助时,另一方是否愿意支持自己呢?他/她想和外在世界互动时,是否能够不被另一方阻止呢?自己的伴侣能否接受并鼓励自己去探索外在世界呢?

    还记得当年很红的《我可能不会爱你》吗?在这部连续剧当中,每当女主角程又青不畏艰辛,希望能够做自己想做的工作时,丁立威却不顾她的意愿,企图安排一个稳当舒适的工作给她,希望她能够安稳地做这份工作就好了。

    我想或许丁立威就是一个焦虑型依附的人,因为根据这篇研究发现,焦虑型的人会在伴侣试图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时,不但不支持伴侣的探索,反而介入了她的选择当中,试图帮对方做出自己认为好的选择,尽管这个选择对于自己的伴侣来说,并不一定是她也想要的。

    而逃避型依附呢?他们在伴侣自主探索时,几乎不会给予任何的支持,采取了放任的态度看待这件事情;而焦虑、逃避程度都高的人,则是最不支持伴侣自主探索那群的人。

 

来源:维基百科

    伴侣能否支持自己对外探索的行为,会带来哪些影响呢?B.Feeney的研究发现,伴侣在追求目标时,若是能够知觉到另一半愿意站在自己身边,协助自己移除路上的障碍物,那么,他们也比较能够独立地去追求这些目标、觉得自己有能力达成这些目标(自我效能感),以及较无后顾之忧、全心全意地投入在自己的目标之上。

    更进一步的研究发现,当一个人在和伴侣讨论未来个人的目标时,若是能够获得伴侣的支持与认同,将会使他更愿意投入及探索这些目标。这份研究也采取长期追踪的方式来研究这一点,他们要受试者研拟几个「六个月内的个人目标」,并测量他们伴侣对于这些目标的支持与响应,结果发现,那些越是受到伴侣支持、伴侣越是愿意给予对方响应的人,将会使自己更有可能至少达成一个目标。

    在另一个研究中,B.Feeney 录像记录伴侣讨论个人目标的过程,发现当自己的伴侣愿意给予自己较多支持时,被支持方比较愿意开放地讨论自己的个人目标,同时也更能够寻找各种方式来达成目标;但是当另一方采取了较多反对、阻止的行为,或是试图去控制自己的伴侣时,将导致伴侣被迫更改或是扭曲了自己本来想追求的目标。除此之外,伴侣的支持性行为侣预测了在讨论结束之后,诉说方感觉到了较多的自尊感,以及正向的情绪。

    从这些研究,我们可以发现一件事情,安全型的伴侣是全心全意地支持自己另一半想要做的事情,而非将自己的想法凌驾于对方的目标之上,或是完全忽视对方的目标,从而让对方更能独立自主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由此可以发现,其实关系好的情侣,并不是整天黏在一起,什么都要一起完成的那些人,反而是那些平时有各自的生活,但是在需要彼此的时候,能够相互支持与帮助的情侣。事实上,过去的研究便发现了,关系好的伴侣是那些能够同时独立追求自己的目标,但又同时支持着彼此的人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