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洛心理学院(大众版)|用心理学引领人生

体验心理学智慧之美
力比多学院Libidos旗下网站

另一半拒绝自己,该如何面对?──依附理论系列(九)

2017-2-28 10:47| 发布者: 春雨萧霞| 查看: 42| 评论: 0|来自: 泛科学

    「欸~礼拜六我跟朋友要聚餐喔!这礼拜没办法见面了。」

    「蛤!为什么?不是说好每周都要见面的吗?为什么突然说不能见了?」

    「没办法啊!我跟我朋友约了很久,都一直约不出时间,只能这礼拜六了。我们一年才见一次耶!跟妳可以常常见阿。

    「吼!所以我没那么重要啰?可以让你这样说不见就不见吗?」

    这样的对话,是不是也曾在你的关系中出现呢?当你面对伴侣的拒绝时,你都怎么响应呢?上一篇文章曾经提到,唯有伴侣采取正向积极的态度响应你的喜悦,才会让一段关系变得更好;但是百密总有一疏,我们都有可能面临伴侣的拒绝,例如当我们兴高采烈地邀请伴侣一起去旅游,却得到对方冷冷的响应时,确实是一件让人很受伤的事情。

    因此,在这一篇文章,我就要来谈谈,面对伴侣发出的拒绝讯号时,不同的依附型态会怎么响应呢?我们又该怎么回应,才能让这段关系变得更好呢?

    如何响应伴侣拒绝?

    无论是谁,在面对伴侣的拒绝、批评、背叛等等,都会感到很受伤吧!我想,这是每个人都会有的情绪。但是,当一个不安全型依附者,面对伴侣的这些行为时,比起安全型依附者,更容易感受到强烈的受伤感,也比较容易对他们的伴侣产生敌意,甚至做出毁灭关系的行为,例如一哭二闹三上吊、威胁伴侣分手,或是冷漠地对对方的讯息不读不回等等。

如果是你,你会怎么面对伴侣的拒绝?图/Pixabay

    在实验研究中发现,无论是他们真的被伴侣拒绝了,或仅仅是透过实验操弄让他们想象伴侣对自己不赞同、批评、拒绝或背叛时,都会让他们产生较为负面的反应;如果今天这个被拒绝的人,刚好处在强大的压力之中,这样的情形会变得更为明显──焦虑型依附者在被伴侣拒绝时,会比其他人产生更强的生理反应与负面情绪,逃避型依附者则会为之退缩、对对方不理不睬,不愿意去面对伴侣的拒绝行为。

    除此之外,不安全型的人在被伴侣拒绝时,生理上与认知上也会产生不利于他们有效处理问题的反应。

    前面的文章当中曾经提到,不安全依附者对于自我的评价较低(焦虑型依附者总觉得自己很糟、他人很好,逃避型依附者则是觉得自己跟别人都很糟),和高自尊的人相比,低自尊的人在面对拒绝情境时,会产生较多的压力贺尔蒙(cortisal)、比较容易责怪自己,同时也会贬损那些拒绝自己的人、觉得对方是一个大烂人。

    这是因为他们在面对被拒绝的情境时,会认为是自己不好,所以对方才会拒绝自己,而不会认为是对方有一些困境,不得不拒绝自己,就以我开头的例子来说好了,当那个女生听到男朋友要去和其他人见面时,她不会将之归因为「我男友要去见久违的老朋友」,而是归因为「我在我男友心中没有那么重要」,在这样的情况下,她的身体就会做出准备要和对方吵架的准备,因此产生了较多的压力贺尔蒙;而压力贺尔蒙的出现,让她陷入了备战状态中,从而做出贬损对方的行为。

图/Max Pixel

    但神奇的是,安全型依附者在面对伴侣的拒绝行为时,却能够处之泰然──他们会藉由回想过去伴侣对自己的好,从而抚平当前的负面情绪;更神奇的是,他们能够自然而然地去调适他们的负面冲动,采取有助于关系发展下去的反应方式来面对伴侣的拒绝;不安全依附者则得花上许多心力(适应资源,adaptive resource) 来调节他们的负面情绪。

    同时,安全型依附者也比较能够主动地去找寻解决问题的方法(approach-oriented goals),并且了解到这只是伴侣一时的行为,并不会长久如此,因而不会责怪伴侣当前的行为、因为被拒绝而自怨自怜,或是疏远、逃避伴侣(decreasing approach motivation,increasing avoidance goals) 。

    如何宽恕?如何原谅?

    正因为安全依附者能够安然面对伴侣的拒绝,因此,他们比起不安全依附者,更能够原谅他们的伴侣,从而采取有效的方式增进彼此的关系、修复伤痕关系中的伤痕、重建关系的和谐。但是不安全依附者可就没这么幸运了,他们在原谅伴侣的时候,常常会感到关系变差了,这是因为焦虑依附者在受到关系伤害之后,会不断沉浸在被伤害的感受之中(ruminating),因而比较难以原谅伴侣;而和伴侣不太亲近的逃避依附者,较难同理伴侣的困境,因此也很难原谅自己的伴侣。

    另一个研究则采取每日记录观察的方式来研究「伴侣对受试者的支持」与「受试者是否原谅伴侣」之间的关系,结果发现,不安全依附者在21天的观察之中,很少原谅自己的伴侣,即使是伴侣采取正向的态度对待自己的时后依旧如此;相反的,安全型依附者,在察觉到伴侣释出善意之后(perceived their spouse to be available),比较会选择原谅自己的伴侣。而另一个长达六个月的追踪研究则发现,越是高焦虑倾向的人,在面对伴侣的防卫时,越难去原谅他们。

    「我真的很想再相信他一次,毕竟我对他还是有感情在……可是他曾经对我做过的那些都让我很害怕……我真的不知道该不该再相信他一次……」每次想起那个曾经背叛她,却又企图追回她的前男友,她就变得矛盾不已,不知道该前进呢?还是该后退呢?


    或许我们可以反过来想,要怎么样做,伤害人的一方才能让被伤害的一方重新获得安全感呢?过去的研究发现,若是曾经伤害人的一方,能够真诚地关怀被伤害者的需求,对她的需求表达充足的兴趣,将能为被伤害的一方提供安全感,使得他比较愿意去原谅另一方的过错,从而恢复关系的和谐。除此之外,实验者也采用实验触发的方式,透过「爱人的名子」作为刺激材料来触发被伤害方的安全感,让被伤害的一方更愿意去原谅伤害他的那个人。

    另一群研究者则透过一系列的实验与追踪来研究这样的现象,发现安全感确实是「被伤害者能否原谅伤害者」不可或缺的要素──被伤害者感到伤害者能够响应自己的需求、提供安全感(security)与稳定感(stability),是被伤害者原谅对方的充分且必要条件。例如,在婚姻的前五年当中,若是对方越能给予自己安全感、越愿意负责任,则越能提高当事人的自尊(self-respect),也越愿意原谅对方的过错。

    除此之外,若是伤害人的一方越能对受伤害的一方真诚负责,除了更能够增加受伤害的一方原谅另一半的可能性之外,也会让受伤害的一方更有自尊(self-respect),以及更了解自己(self-concept)。如果反过来想的话,不安全依附者之所以这么难原谅对方,就是因为无法感受到对方的真诚负责,如果原谅对方的话,反而会让他们的自尊受损,也会对自己为何要选择原谅对方感到很矛盾,对自己的低自尊(self-respect)和不了解自己要的是什么(self-concept),正是他们不愿意原谅对方的原因。

图/Psyphotographer(作者摄影粉专)

    如何提升安全感?让我们从自己出发吧!

    那么,不安全型依附到底该怎么做,才能让他们的关系变得更好呢?过去研究发现,透过增加关系中的承诺,可以减少不安全型依附被拒绝时破坏关系的倾向,消除他们的被拒绝感,并增加他们被伴侣接纳的感受。除此之外,如果让这些对于自己有负面看法的不安全依附者,透过自我肯定(self-affirmation)的方式来增加对自己的正向看法,则有助于他们在伴侣做出负面行为之后去面对他们的伴侣,而不是逃开。

    最后,透过安全感触发的方式,也可以使不安全型依附的人用更好的方式来面对伴侣的拒绝行为,在这一个研究中,受试者要先写下一件伴侣批评、不赞同、拒绝、排斥他们的事件,接着用计算机完成一个实验,在这个实验当中,他们会受到一个22毫秒的字词触发,这个时间短到无法被我们的意识知觉到;有些人接收到的是有助于安全感提升字眼(如:爱、安全、情感等字),有些人则是接收到中性字 (如:灯、订书机、建筑)触发;在触发之后,受试者被要求回想那件被拒绝事件,并评估该如何响应。

    一般而言,在面对拒绝情境时,焦虑型依附者会感受到强烈的被拒绝感,因而采取哭泣等负面情绪响应;逃避依附者则会透过防卫、敌意等来保护自己;但是在接受了安全型触发之后,比起接受中性触发的人,他们使用这些反应的可能性便大幅的降低了。也就是说,无论是你本来就是个安全依附的人,或者是透过一些外在情境让你感到有安全感,都能够使你在面对伴侣的负面行为时,采取更好的应对方式,来解决眼前的困境。

图/Psyphotographer(作者摄影粉专)

那么,接下来就提供几个方法,让读者们动手做做看吧:

    一、自我肯定法

    上面提到了,透过自我肯定的方式,有助于我们面对伴侣的拒绝行为,而非逃避开来。这是因为,当我们能够把自己看成一个有价值、值得被爱的人之后,就不会认为伴侣的拒绝是不爱自己,只是因为她需要一些时间、空间,或者有其他事情要忙而已。因此,透过自我肯定书写,将有助于我们提升对自己的自信心,更加的爱自己。现在,就请你拿一张纸和一支笔,写下自己值得被爱的地方吧!

    请记得,写的东西尽量以自己与人互动的特质为主,尽量不要写外在的名声或是价值,例如你可以写「我是一个乐于助人的人」、「我是一个温柔的人」、「我是一个善于反思问题的人」,而尽量不要写「我是一个很有钱的人」、「我是一个很会打球的人」,虽然外在的名声或许可以吸引到他人愿意认识你,但是与人互动的特质,是能够建立长久关系的关键,毕竟一个人即使球打得再好、文章写得再厉害,但对人颐指气使,也很难让其他人喜欢自己。

    二、想法自我驳斥

    一段关系之所以能够长久走下来,代表自己一定有一些吸引对方的地方,那些特质是什么呢?如果我是一个不值得被爱的人,那么为什么对方会愿意跟我在一起呢?先写下自己觉得受伤背后的原因,譬如说「对方都不愿意花时间陪我,一定是没那么重视我」、「为什么他可以这样爽约,是不是他没那么爱我」、「他一定是重视别人比重视我还多」。

    接着,试着找证据驳斥自己的这些想法,例如「如果她不愿意陪我,那么就不会在我生日时精心准备礼物了」、「如果他重视别人比重视我还多,那么为何不跟其他人在一起呢?」、「他也有他的朋友,他花时间陪伴他朋友,并不代表我就是一个不值得被爱的人,人与人的重要程度无法被比较的,他花时间给别人,并不代表我就是一个不值得被爱的人」。

    或许你会问我说,这样做不是在欺骗自己吗?但是,事实上我们本来就不可能完全理解对方的想法。但我们从上面的研究中可以发现,安全型依附的人,比较能够主动地去找寻解决问题的方法(approach-oriented goals),并且了解到这只是伴侣一时的行为,并不会长久如此;而他们自然而然也就比较不会咄咄逼人地威胁他们的伴侣,使他们感到很不自在、压力很大,而这也有助于他们选择让关系往正向的方向走下去。除此之外,由于他们能够较为平静地看待伴侣的拒绝行为,较少分泌压力贺尔蒙,让我们能保持更大的视野,来看见我们原本「觉得自己不值得被爱」的这个想法之外更多的可能性。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