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洛心理学院(大众版)|用心理学引领人生

体验心理学智慧之美
力比多学院Libidos旗下网站

阅读文学小说能让你瞬间变得更懂人心,真的吗?

2017-3-21 16:23| 发布者: 春雨萧霞| 查看: 103| 评论: 0|来自: 泛科学

听说阅读文学小说,能让读者的社交能力变好?且慢且慢,这篇文章即将要告诉你令人遗憾的事实······图/Pixabay

    2013年10月,《科学》(Science)期刊刊载了一篇由基德(Kidd)与卡斯塔诺(Castano)两位学者共同发表的文章1。他们认为,阅读文学小说(literary fiction)能使读者的心智理论(Theory of Mind)马上就变好。

    在该研究中,实验参与者会先阅读一篇短文,再接受心智理论能力的评量。短文可能来自文学小说(短篇的文学经典小说)、畅销小说(惊悚或爱情小说)或是非小说类文章。结果显示,实验参与者在阅读文学小说之后,心智理论能力会立即得到显著的提升!但若是阅读畅销小说或非小说类文章,并不会对心智理论产生立即性的影响。(编注:2013年的研究内容,可参考《文学小说让你更能读懂他人的心》一文)

    这个结果不但话题性十足,也为该研究领域悬而未解的难题带来可能的解答,因此迅速获得大众、媒体以及相关领域研究者的注目。事隔三年,经过多方人马的重复试验后,如今这个结果是支持者还是反对者多呢?

    据说常看小说的人,读心能力比较好?

    在文章继续前,我们必须先认识何谓心智理论、何谓文学小说。

    简单来说,拥有心智理论的能力,个体方能推敲出他人的想法、感受、情绪、意图、信念••••••等。

    好比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知道你知道我在想什么、我知道他这样做你会很不爽、你的遭遇和心情我能感同身受、我懂你会想要怎么做••••••等。缺乏这样的能力,会对社交技巧有很大的负面影响。

    拥有心智理论的能力,个体方能推敲出他人的想法、感受、情绪、意图、信念…等。图/By Jan Truter 
@ flickr, CC BY-NC-ND 2.0

    而文学小说和一般的畅销小说的差别则是在于读者的角色。侦探小说也好,科幻或爱情小说也罢,不管主题为何,读者的角色大抵都是被动的听故事的听众。读者的阅读焦点也多集中在故事内容、情节发展。但是,文学小说的特性除了着重于人物性格和其内心世界、主观感受、以及思维的描写外,更鼓励读者以小说中人物的观点或立场来思考、批判小说中的情景,例如艾丽斯.孟若所著,描述富家女与律师不伦之恋遭女仆举发的短篇小说《柯莉》。

    回归正题,基德和卡斯塔诺一开始为何会想知道阅读文学小说能不能影响人们的心智理论能力呢?事实上,这个实验构想其来有自,并非凭空猜想。过去不少实验都发现:「小说阅读量」和「心智理论」存在正相关。白话一点讲,就是小说读愈多的人,有愈好的心智理论能力3–6。

    为什么会这样呢?各种推论纷纷出笼6,像是可能因为常读小说,会有比较多的机会模拟书中人物的心境立场;因为小说场景或事件丰富多变,没读小说的人没机会经历••••••等等。再加上这个相关程度会受到读者容不容易「入戏」(即叙事移转程度高低)、同理心强度等因素影响,使得以上的推论更显得合情合理。

    但尽管这些推论再合逻辑,也仅止于推论。这也是这类研究容易遇上的难题:统计上的相关就只是相关,无法供我们推论因果。这些人是因为读了很多小说,所以心智理论能力变得比较好?还是,心智理论好的人就容易养成读小说的兴趣?或是有其他千百种未知的因素同时导致一个人的心智理论好恰巧又爱读小说?

    阅读文学小说,训练你的同理心

    其实在基德两人的研究问世之前,就已经有人尝试过让参与者读完一篇小说后立即测试他们的心智理论能力是否改变的研究,但没有得到肯定的结果3。而基德和卡斯塔诺两人针对「『小说阅读量』和『心智理论』之间的正相关从何而来?」这个问题,则是提出了一种符合直觉又吸引人的解释。在基德他们的研究中,参与者仅仅在实验中读了短短一篇文学小说后,心智理论能力便有所提升。那么在现实生活中经年累月大量阅读小说的人,心智理论能力比不读小说的人好似乎也不足为奇,甚至可说是理所当然了。

    至于为何基德两人的研究中,只有阅读文学小说才有效果,阅读其他类型的小说却没有效果呢?他们的解释是由于文学小说的特性使然。就像前面提到的,相较于其他类型的小说,文学小说较能诱使读者融入情节中同理书中人物的感受,理解、揣测他们的行为。这些「练习」都属于心智理论能力的一环,于是这些「练习」使得阅读文学小说的读者的心智理论能力获得提升。

    在基德他们的研究中,参与者仅仅在实验中读了短短一篇经典小说后,心智理论能力便有所提升。那么在现实生活中经年累月大量阅读小说的人,心智理论能力比不读小说的人好似乎也不足为奇,甚至可说是理所当然了。图/By Paul Bence 
@ flickr, CC BY-NC 2.0

    2015 年,布莱克(Black)与巴恩斯(Barnes)两位研究者执行了一个与基德两人的研究相似的实验7。在基德他们的实验中,不同组别的参与者阅读不同类型的小说或短文;但在布莱克两人的实验中,每位实验参与者都必须阅读文学小说与非小说类短文(介绍事实的文章),但每读完一类的文章研究者都会评量他们的心智理论能力一次。结果在阅读文学小说后,心智理论的能力确实比阅读非小说短文之后的心智理论能力还要好,虽然效果非常小。

    而在2016年,另一组研究者则是更进一步地让实验参与者读完一整本小说之后8,再对他们的心智理论能力加以测量。在开始阅读小说前,不同组别的参与者间有相当的心智理论能力。但在读完小说后,阅读文学小说的参与者在九个不同的心智理论能力指标中,有两个指标确实变得比其他组别的参与者好。

    上述的研究似乎都多多少少支持基德他们所发现的实验效果。不过想必各位也都注意到了,这两个研究的实验设计皆与基德两人 2013 的实验有些许出入。有没有人完全复制了基德两人的实验呢?结果又是如何?

    文学小说是不是真有帮助?尚未有定论

    事实上,另外有三组各自独立的研究者都试图复制基德两人的原始实验,但结果都失败了。于是这三组研究者在因缘际会下,将彼此的研究合并在一块儿于今年发表了一篇打脸文9。在这三组研究者的多个实验中,不但程序、测量指针都和基德两人的原始研究一样,连他们给参与者阅读的读物也一模一样。为什么整个实验程序、实验材料都一模模一样样,出来的结果却不一样?

    有三组各自独立的研究者都试图复制基德两人的原始实验,但结果都失败了。代表这个结果是非常令人存疑的。
图/By PictureWendy @ flickr, CC BY-NC 2.0

    这样的结果让人不禁怀疑,「阅读短篇文学小说能让人立刻变得更能理解他人心思」这个效果,是不是很微小或甚至不可靠?打脸文的作者们呼吁9,大家可别先抱太大的期望,误以为研究者早就「证实」不管谁花几分钟读一篇短篇文学小说之后,他的心智理论能力马上就会变好。

    于是,一切彷佛又回到了原点。究竟「小说阅读量」和「心智理论」能力两者间的相关是怎么来的?是不是有其他没被注意到的因素,影响了基德他们的研究结果?是不是某些人格特质的人,才能藉由短篇的文学小说得到立即性的好处?畅销小说真的无法提供类似效果吗?看来,咱们只好把这系列的研究当作连载小说看下去了。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