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洛心理学院(大众版)|用心理学引领人生

体验心理学智慧之美
力比多学院Libidos旗下网站

女神是人吗?崇拜女神是爱情的开端?

2017-3-27 15:54| 发布者: 春雨萧霞| 查看: 116| 评论: 0|原作者: 莫修|来自: 心理学空间


    17岁的新西兰女孩Hanna在网络世界中化身「毒藤女(Poison Ivy)」,专门寻找那些易上当的害羞宅男,不停的引诱、挑逗他们,然后将他们变成自己「爱的俘虏」,直至让他们自我毁灭。(英国太阳报报道)Hanna鼓励这些宅男做些令人厌恶的行为,比如通过网络摄像头展示他们的生殖器官,叫他们分开自己的屁股或者让他们把恶心的物品贴到某些敏感部位等等。

    这个耸人听闻的事件,让我想起近几年来兴起的潮语「娘娘收兵」所描述的现象。世上有一种男人,明知道跟某个女生没有可能、明知道她不爱自己,还是要盲目地待她好,把她视为完美无缺的女神,而且女方也愿意接受,这种男人被称为「观音兵」。兵仔一般抱着「守候」的心态,守着自己的一厢情愿,等候对方的回心转意。既明白现阶段没有机会,却又奢望在不久的将来她会知道自己的好,最后「有情人终成眷属」。他们毫不厌倦自己的职责,努力地发挥其填补时间空隙、搬运工人、管接管送等功能。兵发挥了一切男朋友应做的义务,甚至更多更多。

    很多女士在被问及为何要收兵的时候都表示「是他们主动的」。纵使娘娘的这种说法有为自己洗脱的嫌疑,我们也不得不承认她们说出了真相:观音兵从来不会主动终止「服役」。在「毒藤女」的事件中,他们的行为是如此地病态,以至于有人认为他们被下了降头。显而易见的问题是,为什么这些男人在呕心沥血地付出却又徒劳无功,甚至受尽屈辱的情况下,仍然继续这种畸形的男女关系?

    宫廷爱情是什么?

    有人将其归咎到当代社会男子气概每况愈下、男女人口不均、女性地位提高等原因,但其实类似的现象很早就已经出现在历史当中,最早可以追溯到11世纪的「宫廷爱情」。 在11世纪末,法国东南部的普罗旺斯(Provence)地区出现了一种以爱情为主题的新型抒情诗,那些诗人被称之为「新诗人」或「吟游诗人」(troubadours),后来这种新诗发展到欧洲各个地区。这种诗所颂扬的并非现实生活中男女之间通常的情感,而是一种高度理想化、形式化、艺术化的「宫廷爱情」。

    在这些吟游诗人的诗里,深陷爱情的骑士都是那些「冷酷」而「残忍」的情人的「奴仆」和「囚犯」,心甘情愿地忍受着她们随心所欲的「折磨」。他们视情人为至高无上的「女神」,倾心伺候,顶礼膜拜。为了执行情人稀奇古怪的旨意,哪怕赴汤蹈火,涉险受辱,甚至丧失荣誉,他们都在所不惜。他们最高的使命就是伺候和保卫情人,他们最大的心愿就是获得情人的「回报」。他们苍白无力,食不甘味,寝不能眠,常常泪流满面,倾诉痛苦,日夜期待着那似乎永远不会到来的「恩惠」;而情人的一两句甜言蜜语,一个眼神或者哪怕一点意味深长的暗示,都会立即把他们投入欢快无比的极乐世界。当他们最终得到「恩惠」时,他们接近情人的床,简直就像虔诚的信徒接近上帝的圣坛。

    娘娘收兵与宫廷爱情

    细心的读者不难发现,「观音兵」与宫廷爱情里的骑士,有两个最大的共同点。

    首先,他们都很注重礼节和规矩。(或许这解释了在「毒藤女」事件中男方的受虐倾向——受虐狂最喜欢的就是戏剧化和仪式化。)兵仔要做好自己的「职责」,发挥「功能」,履行「义务」。宫廷爱情中的骑士则要当「奴仆」,执行「旨意」,最高「使命」就是侍候情人。「传统」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式爱欲,可以蔑视一切社会规范、阶级间距等障碍,真正创造自己的爱情。但这种宫廷爱情,完全落于社会规条之内,而在我们的时代,追女仔的仪式就是吃饭、看电影、表白,做暖男。或许这就是为什么天下观音兵都很容易同病相怜,因为他们做的事、甚至连说的话(「多喝水」「你不开心吗?」「保重身体」)都几乎一样。兵仔和骑士每循例完成一个任务,就会为自己加多1分,并从这种仪式感中就可以获得巨大的快感,因而也不会真正地想去引起对方的欲望。这种爱恋完全是幻想式的——很多吟游诗人根本没有见过女主角,只是在不停幻想她,以至于很多人发现大部分诗描绘的贵妇好像都是同一个人。

    第二,他们都将女方理想化、神圣化,将其升华。而升华(sublimation),根据拉冈的定义,即将某物提升到原物的地位(elevate an object to the dignity of the Thing)。原物,在拉冈处,就同物自身(the Thing in itself)在康德处一样,指的是一个不可接触、不可象征之物。女神、娘娘、观音,这样的命名足以表明女方如何被摆放在一个绝对的地位上。在《实践理性批判》里,康德曾说过一个寓言:一个自称无法抵抗偷情欲望的人,如果得知偷情后自己会被斩首,他一定可以克制自己的欲望。但是,一个忠实的骑士,面对这种情况,很有可能会直接选择被斩首(并幻想这是贵妇的旨意),以维持贵妇原物的地位……

    在此处,我们可以看出这两个共同点的联系:正正是这些无尽的仪式,将一个普通的客体提高到原物的地位。女神的不可得到,只有通过这无数的任务和仪式才可以凸显。可以说,观音兵们随叫随到、准时出粮等「灭绝人性」的行为创造了女神。或者杜汶泽的话来讲,什么叫做女神?女神以前也是人,不过我们做了很多不是人做的事,所以她就变成了女神。如此一来,这两个相互连接的点就构成了一个死循环—她越不可得到,就需要越多仪式;而越多仪式,她就越不可得到……

    对神的穿越幻想的爱?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论述商品的拜物教性质时说道:「最初一看,商品好像是一种很简单很平凡的东西。对商品的分析表明,它却是一种很古怪的东西,充满形而上学的微妙和神学的怪诞。「尼采说,上帝死了。上帝当然死了,但是从佛洛伊德以后,我们都知道,死去的东西更可怕——因为它会以幽灵的方式回归。女神、鬼佬、钱,或许这些东西都是上帝的幽灵。在这点上,拉冈更加(辩证)唯物主义,他说上帝是无意识,即我们不知道却又在做的东西。但情况没有那么悲观。正如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但仅是开端而已。崇拜女神或许也是爱情的开端,但最多也只是开端而已。如果可以穿越幻想,尝试触碰一下你的物自身,你伸手的这一刻,可能奇迹出现了,她也在伸出手响应你呢?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